<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奇門神藏 > 第三章 七卦解鎖 重劍無鋒
    見到華芳那滿是驚懼和絕望的一張俏臉,秦大內心充滿了大仇得報的快意,雖然仍是為兄弟的死感到萬分的痛苦,可臉上硬是扯出了一道猙獰的笑意。

    近身三尺的距離里面,就算是讓小孩朝著一女人丟石子都會百發百中,更何況是秦大這位武道高手灌注真氣的三發袖刀,但是秦大這次失敗了!

    那是怎樣快的一雙手!

    華芳身后的鄭途剛一出手就震住了在場的眾人,僅僅是用一只手掌,在短短不到一瞬的時間里就接住了三把破空而出袖刀!

    “叮、叮、叮!”接連三聲脆響,鄭途已經把半空中入手的袖刀扔到了腳下,隨即又站到了華芳的前面。

    經歷了這險死還生的一幕后,華芳已是花容失色,即便現如今站到了鄭途的身后,那纖若的嬌軀仍是顫動不止。

    “你是何人?”鄭途直視著眼前的秦大寒聲道。

    “殺你的人!”一擊無果后,秦大又是心生一計,那詭異的步法再次展開,他企圖繞到鄭途身后,再次給予那已是嚇傻的華芳致命一擊。

    鄭途在北域歷練的時候,仇殺也是不知見有了多少,但是像秦大這種上來二話不說就要取人性命的亡命之徒還是第一次所見,不過既然你要殺我,我鄭途絕沒有站在這里給你殺的道理!

    鄭途在北域武祖門下潛心修行武功多年,這眼力也是凌厲的緊,他一看之下就知道了秦大所使的步法正是那八卦陣術中的倒鎖八卦之步,此步法暗合天地陰陽,有著鬼神不見其蹤的奇妙,要破這倒鎖八卦之步必然要用這七卦解鎖之術。

    看著那眼前越來越近的猙獰漢子,鄭途雙腿略展,下盤微蹲,整個身體呈現出個外馬步,而雙手又持于胸前,呈一正一反的態勢。

    這秦大雖也是位武道行家,但也就知道這倒鎖八卦的厲害之處,卻不知這解卦之法。剛才他從眼前這漢子徒手接住自己的袖刀中已見其不凡之處,但箭在弦上,哪有不發之理。

    只見秦大左手反握掌心雷,右手暗持柳葉刀,瞬間就到了鄭途身前,但是他一個急轉,眼看著就又要來到華芳的眼前了。

    鄭途在秦大近身的功夫里面就動了,他的左腿僅僅是朝著秦大微閃的方向一移,就又擋在了華芳身前。

    緊接著秦大一掌掌心雷朝前拍出,同時右手猛地一刺,在他料想中,華芳此次必死無疑,可是左掌剛一拍下,就聽那“轟”的一聲,他的身體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去。

    秦大倒飛出去后又砸到墻上,緊接著“嘭!嘭!嘭!”的三聲再度傳了出來,只見秦大發出掌心雷的那只左手已呈詭異的扭曲之狀,而鮮血正從破裂的青筋中汩汩地流出。

    這掌心雷雖說是火藥的名字,但其實是取火藥那剛猛之意,是為內家高手凝聚自身真氣所發的一種暗勁,那暗勁侵入人的身體后則是有傷人骨骼筋脈,痛如火藥燒身的效果。

    不過秦大的那一掌卻是被鄭途用四兩撥千斤之法給反彈回去,現在秦大吃了自己飽含真氣的一掌后,正躺在地上暗暗吃痛。

    這一次,鄭途沒有再給秦大任何解釋的機會,只見其“蹬蹬蹬”的三步就來到了秦大面前,一直被其負在身后的一巨劍模樣的奇異飾物“唰”的一聲就被其取了出來,架在秦大的脖頸之處。

    重劍無鋒,但鄭途的這把巨劍確切來說其實是“無鋒”,這是一把黑赤赤的斷劍,不過就算是斷劍亦是有著五尺之長,黑劍身上縈繞著股淡淡的青芒,縱然無鋒,但是此劍一出的瞬間,整個酒樓的溫度竟也是下降了幾分。

    “說吧!”鄭途現在已是盛怒,這秦大兩次都使出了殺招想要取華芳的性命,就算是泥人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鄭途這北域年輕一輩中數一數二的高手。

    “不說!咳咳……”秦大強忍著內傷強硬道,可話剛一說出口,一口鮮血已是奪口而出。

    此人該殺,但是不問清因果就將其殺之的話,恐怕以后華芳還會引來殺身之禍,想到這里鄭途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那無鋒斷劍已是把秦大的脖頸割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你到底說不說!”鄭途暗用真氣,加大了聲音朗聲道。

    被鄭途的聲音一震,秦大抬起那鷹眼又道,“想我秦大縱橫江湖十幾年,今天卻是著了你這這少年菜鳥手的道,這可真的是個天大的笑話,哈哈哈!”說著秦大已經毫無形象地大笑了起來。

    “別耍花樣!”鄭途繼續直視著秦大厲聲道,可他的話剛一說完,秦大那未斷的右手中的柳葉刀已是換為了兩顆暴霧黑雷,他輕輕地朝地一拍,一陣黑煙瞬間升起,鄭途趕緊揮劍朝著陰影刺去,但只聽到“嘩啦”一聲后,那灰影已是不見了蹤跡。

    鄭途凝心靜氣仔細感受著秦大的氣息,很快頭頂就傳來了“砰”的一聲巨響,鄭途縱身一跳趕緊追了上去。酒館的木質房頂不知何時已被破出了一個大洞,待鄭途從中跳出舉目四望的時候,秦大已經三兩下跳到了遠處的房樓之上。

    “該死!”鄭途身上沒有攜帶重物的時候還可上去一追,可只是那手上的一把巨劍就有著百余斤的重量,他又怎么能夠追得上那沒帶多少事物的秦大。

    鄭途重新回到酒館中的時候,其內的煙氣已經散去,客人們都在議論著剛才鄭途和那秦大的對峙種種,談到興起之處,有人竟是拍手叫好,可是看到鄭途再度回到酒樓之后,一眾閑雜人等都識趣地閉上了嘴。

    鄭途的臉色不是很好,雖然秦大已經被其重傷廢掉了一臂,但這種亡命之徒留著就是個禍患,自己雖然早晚還要回到北域,但是華芳呢?鄭途抬眼朝華芳看去,只見那水一般剔透的女子正跌坐在地上,慘白的臉上,那通紅的桃花眼內淚珠仍像斷了線似的向外流出。

    “芳兒!”鄭途趕緊走上前去將華芳扶起,華芳一看是鄭途,立刻將自己的整個身體揉進了鄭途的胸懷之內,而那嬌軀仍是兀自顫動個不止。

    “好了,沒事了。”鄭途安慰道。

    “不要離開我……”鄭途懷中的華芳囈語,鄭途聽在耳中莫名地就感到了一股心疼,但想到秦大這個禍害還沒有去,他還是先扶正了華芳的嬌軀,對著在場的眾人一抱拳,朗朗道,“在下北域鄭途,今日的事情多有叨嘮,敢問那秦大是何許人也?”

    眾人在聽到這鄭途這豪俠的客氣之語后都是感覺悅耳的緊,可是一聽到是在打聽秦大的事情后,眾人都紛紛低下頭來,不敢發出一言。

    許久,一白發老者緩緩走上前來,對著鄭途道,“少俠,那秦大是這鹿兒峰、清風鎮附近的綠林惡霸,他行兇作惡多年亦是沒人能夠拿他有多少辦法,少俠自重啊!”

    “謝伯伯!”鄭途對著老者鞠躬道。

    “不礙得,老朽自掌管這清風酒樓已有六十載的歲月,如今已是杖朝之年,半條腿已經入了那棺材板,這些事情但說無妨,不過少俠那把斷劍老朽卻是好奇得緊,敢問此劍作何名字?”那回答鄭途問話的老人再度將眼光看向了鄭途一直握在手中的斷劍。

    “玄鐵重劍,不過已經是把斷劍……”說道后來,鄭途也是感到陣莫名的惋惜。

    “哦!”老者發出一陣意味深長的話音后繼續對鄭途道,“老朽單名一個蕭字,有什么事情可以來清風酒樓來找我,鄭小子。”說著老者已經朝樓下走去。

    “謝蕭伯!”鄭途朝老者又是一拜后三兩下就將玄鐵劍包好放于背后,之后又趕忙扶起了華芳,疾步朝酒樓下走去。

    清風酒樓里面人多眼雜,不是一個能夠安歇的地方,況且剛才這里還發生了這么大的響動,為了避人耳目,鄭途決定先是離開此地,待到一個安靜之所后再向華芳問明事情的前后起因。

    兩人一直趕路,中間未曾有過一次停歇,待到又是那烈日炎炎的午時之刻,鄭途二人已行至一人煙稀少的破廟之處。

    鄭途先是在寺廟內騰出一干凈的空地,然后又是將華芳扶到其上坐下,接著又是取出了一貼身的小壺遞給華芳,而壺中在已經在離開清風酒樓前打滿了清水。

    行了不下十里的路程后,華芳已是口渴難耐,看到放在眼前的水壺自是拿起來小口喝了起來。

    華芳在喝了幾口后才想到鄭途也是走了這十里的路程,應該更加口渴才對,想到這里,華芳一臉嬌羞地又將水壺遞到了鄭途手中。

    “我一直坐在毛驢之上,還是鄭哥哥先喝吧。”說到后來,華芳的聲音突兀地就小了下去,鄭哥哥喝了自己喝過的壺水,那豈不是……

    看到華芳低著頭的模樣,鄭途以為這妮子還在擔著心,不過從昨晚一直趕路到此時,他鄭途也真有些口渴了,所以他接過水壺就大口地喝了起來。

    喝過水后,華芳正抬頭直直地看著鄭途,見華芳臉上紅潤的模樣,鄭途以為小妮子已經恢復,于是說道,“芳兒,你知道那個笑面書生叫什么嗎?”

    “啊?他好像叫李錚吧!”華芳剛才一直在偷看鄭途那雄健的身形,被鄭途這么一問瞬間就亂了方陣,不過還好這讓她差點死去的李錚卻是被她惦記得緊。

    笑面書生?李錚?莫不是西域那位毒盅傳人李錚?想到這里,鄭途又道,“芳兒,這李錚有什么特殊之處嗎?”

    “嗯,他好像喝了我的毒茶還沒有中毒,之外就不知道了。”華芳不解道。

    那就錯不了了,不過現在只有《武藏》會在下個月中旬的時候問世,而那《毒撰》少說也有個把月才會重現江湖。這西域毒盅傳人現如今到這中原腹地又是來作甚?

    武祖曾說,此次北下中原本就吉兇未卜,這半路又殺出來一個毒盅傳人……想到這里鄭途的眉毛不禁緊鎖。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