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炎魂九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都是貪婪惹的禍

第一百二十二章 都是貪婪惹的禍

    “啊,誰,是誰?”

    那人猛然聽到一個外人的聲音,當時就打了個激靈,剛一轉頭,就見一道火焰光輪向自己暴射而來,慌忙中,再顧不得一旁的林若雪,下意識地伸手一擋。

    就聽“鏘”的一聲,一陣金鐵交鳴,那月光輪突的一滯,定在那人的手臂之上一陣急旋,迸出萬道火花。

    “是誰?有膽你給我出來。”

    那人一面撐起手臂奮力抵擋,一面狂吼出聲,可就是不見眼前有任何人影。

    見此,紫騰隱在玄空袍內也是一臉凝重,心里暗道,果然人魔境巔峰的強者不是那么好偷襲的。

    而更讓他驚訝的是,那人的手臂居然可以抗住自己的月光輪,自己的月光輪可是達到了準天魂器的級別呀!

    但紫騰來不及多想,將魔魂力再次提升,操控著月光輪繼續向前挺進。

    隨著火花四濺,那人堅持了片刻,似是再也抵擋不住月光輪那凜冽的鋒刃和火芒,魔魂力一頓,就要向外躲閃。

    可就在這一頓之間,只聽“咔嚓”一聲,月光輪呼嘯著便從那人的手臂上斬過,但卻沒有斬到那人的身上,而是讓那人順利地躲了過去,月光輪也“嗡”的一聲又飛射回來懸浮在紫騰身前。

    看到地上的半截手臂和手臂上那已破碎開來的鐵環,紫騰這才知道,原來那人的手臂之上帶著一件防御型的戰器。

    而以那戰器能抵擋月光輪片刻來看,品級自然不低,估計最次也得是一件下器地魂器。

    “紫,紫騰……”

    事發突然,林若雪呆滯了片刻,隨而心里一陣驚喜,那燃燒著的光輪,她簡直再熟悉不過了,即使紫騰不發出聲音,她也能想到是紫騰來救自己了。

    可下一瞬,這股驚喜立馬又轉化成了委屈,呢喃地喚著紫騰的名字,聲音帶著哽咽。

    “你,你是什么人?”

    看著紫騰的方向,那人一臉痛苦,捂著自己正“咕咕”冒著青血的斷臂,陰邪的聲音中已有些顫抖。

    在剛剛的一瞬,紫騰所在的位置上已造成了不小的波動,由此,那人也已感受到了紫騰的位置,只是因為斷了一臂,讓他一時提不起力氣向那里發起攻擊。

    “哼,敢動我的女人,就要有死的覺悟。”

    紫騰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冷冷地道了一聲,月光輪再次射出的時候,身體已經顯現出來。

    他不能給那人一絲恢復的機會,那可是一名即將踏入地魔境的人魔境巔峰強者,一旦讓他恢復魔魂力,那結果可就不好說了,更何況還有林若雪在旁。

    “媽的,原來是個人族的小子。”

    見那光輪再次射來,那人陰陰地罵了一聲,趕緊向一旁躲閃,由于魔魂力一時施展不出多少,手中也同時多出一柄魚叉型的戰器進行抵擋。

    可這魚叉較那鐵環的級別卻要低得多了,就聽“戧”的一聲,那月光輪已將魚叉削為兩段,在那人還未完全躲開之即,又是一聲如擊敗革的聲音傳來,月光輪瞬間又閃了回來。

    在看那人,身體上卻是多了一道斜斜的泛著火光的長痕,而那人,看著紫騰卻是一臉的不甘,用一根長指指著紫騰卻說不出話來。

    下一刻,在那人的身體上,一道青色的血霧便沿著那條長痕噴灑出來,隨著血液的減少,那人也漸漸地沒了聲音。

    這看似簡單,但紫騰為了速戰速決,在最后那一擊上,已是將全部力量注入了月光輪之上,此時卻是有些虛弱。

    但他顧不上恢復,抬手抹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趕緊上前將林若雪被禁制住的修為解開,可剛想將林若雪扶起,就聽身后一個沙啞的聲音怒吼道:“找死。”

    不用看,紫騰也知道是那地魔境的黑袍人去而復返,心里一震之下,來不及多想,將林若雪一把摟在懷中就向一旁閃去,因為他已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正向自己身后壓來。

    可以紫騰的速度,怎又能快過那地魔境強者的一擊,還未來得及將魔魂力注入那玄空袍內,一股巨大的壓力就已傳到了自己的背上。

    就聽“轟”的一聲,紫騰只感渾身像是被震碎了一樣,“哇”的一聲就噴出一大口鮮血,人也被轟得向前飛去。

    紫騰懷中正摟著林若雪,雖遭重擊,卻也不忘在空中猛一轉身,與林若雪調換了個方向,因為前方便是一堵石墻。

    而在紫騰剛剛與林若雪換過位置,就聽“咣”的一聲,身體便狠狠地砸那堵墻上,伴隨著一片碎石,緩緩地滑落下來。

    即使紫騰肉身強橫,再加上玄空袍的一層保護,也被轟得全身劇痛,魔魂力幾近震散,何況又有林若雪的重量加身在墻上砸了一下,“噗噗噗”地幾口鮮血接二連三的吐出。

    林若雪嬌軀輕顫,從紫騰到來使她脫離魔爪,又將那魔族人斬殺,再到將她抱在懷中,最后又挨了一擊砸在墻上,連連驚嚇讓她此刻才驚醒過來,扶著紫騰的肩膀,帶著嗚咽的喚道:“紫騰,紫騰,你為什么這么傻……”

    剛剛紫騰用身體擋住了林若雪,避免她的身體直接砸在墻上,處于紫騰懷中的林若雪感受得最為真切,感動中又帶著心痛,生怕紫騰有什么事,此時卻是暗恨自己怎么這么沒用,怎么總讓紫騰冒著生命危險來救自己。

    紫騰被撞得暈頭轉向,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使勁地晃了晃腦袋,憐惜地看了看林若雪,嘴角間卻是露出一絲微笑,輕道:“我沒事,斷了幾根肋骨而已。”隨而又看向那地魔境的黑袍人,眼中仍然透著一股堅毅。

    而那黑袍人并沒有注意到兩人,泛著金芒的雙眼死死地盯著地下已死去那人,身體卻透著一股凜冽地梟殺之氣,幾乎已達到了悲痛的極點。

    顯然,死去的這魔族之人,與他有著極近的關系。

    此時,他還有些沒想明白,一個人魔境巔峰的強者,怎會這么輕易地死在一個還不到人魂境的人手里。

    轉眼再次看向紫騰和林若雪時,見林若雪已然醒轉過來,他突然有些明白過來。

    在他想來,一定是自己的這個不爭氣的弟弟在自己走后再起色心,用本族的手段使她蘇醒,而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才被那小子偷襲至死的。

    無論他想得對與不對,他就是這樣想的,他可不相信林若雪中了毒蛟一族的毒后還會自己醒過來,不由對自己這個弟弟也是暗恨不已。

    而再見紫騰神情中透出的那股子堅毅,他的心里也是大為震撼,剛剛自己含怒的一掌,怎么說也使了七成的力道,居然沒能將之一掌打死,還能坐得起來,這就奇了怪了。

    那黑袍人暗暗納悶,這人族的肉身不可能比毒蛟一族還強呀,難道他身上的那件獸皮斗篷是件防御型的寶物?

    他猜得沒錯,紫騰身上的斗篷的確具有超強的防御功能,但他不知道的是,由于事發突然,紫騰根本就沒用上。

    可就算如此,以紫騰的肉身強度也不一定會傷得這么重。

    主要還是因為在斬殺之前那人時,魔魂力消耗過大,未能及時運轉起來護在體外,而后又挨了實實的一掌,再砸到墻上,才會如此。

    都說魔獸和魔族的肉身強度普遍比人族要強橫得多,但紫騰的肉身已達赤炎魔體第二層的凝血期后期階段,肉身強度足以媲美人魔境巔峰的魔獸。

    由于魔族之人,只有達到磐魔境后才能幻化出魔族本體,那時的肉身強度才會達到另外一個層次,在這之前,也是與人族一樣漸漸增強的,實質上,并沒比人族的肉身強度高出多少。

    所以,從嚴格意義來講,紫騰此時的肉身強度,卻是早已超過了毒蛟一族,而那毒蛟一族的黑袍人又哪里知道?只以為是紫騰身上的那件斗篷起了作用。

    “嗯,不錯的寶物,我想它還可以隱匿身形吧!”

    那黑袍人看著紫騰身上的斗篷雙眼放光,沉道一聲,又沙啞地道:“把這斗篷給我,我可以讓你死后再拿回去當血食。”一邊說著,一邊向紫騰逼近,一道凜冽的氣勢同時壓了過去。

    紫騰本就在暗暗地恢復著傷勢和魔魂力,突然感到一股沉重的壓力襲來,不由得“噗”得一聲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下意識地擋在林若雪的身前,可那沾滿鮮血的嘴角卻是一挑:“那小子是誰?”

    “嗯?”

    那黑袍人一聽不由一愣,什么那小子?這小子嚇傻了吧!

    “就是你們說的那小子。”

    紫騰再次說道,說完又指了指建筑內正中的那塊圓盤,道:“這是傳送陣吧,是傳向哪里的?”

    那黑袍人聽后,卻是下意識地向那圓盤處看了看,可在他一回頭的瞬間,紫騰的眉心之處卻是突然一閃,一道火光如閃電般射了出去,隱在建筑的一角暗淡下來。

    “哼,一個人族的小子,也配問我這些,你就是死了也不會知道。”

    那黑袍人回過頭來也只是輕蔑地道了一聲,便又繼續向紫騰靠去,在他的眼中,紫騰只是一只螻蟻,根本沒有必要跟他說那么多。

    而紫騰也并不指望能在他那里得到什么答案,只是想借機無聲無息地將赤炎煉魂蟻放出去而已,好在那黑袍人并沒有發現。

    看著那黑袍人越來越近,紫騰的嘴角又是一彎,暗暗地將剛剛恢復的一絲魔魂力注入到玄空袍上。

    可就在玄空袍開始有些虛幻的時刻,那黑袍人卻是指向林若雪,恨聲說道:“我已改變了想法,既然我弟弟是因她而死,那就一同陪葬吧。”話音剛落,一股帶著濃重的腥臭之味的掌風便朝著兩人當頭拍下。

    而就在那道掌風落下之時,兩人卻是突然消失不見,就聽“轟”的一聲暴響,那黑袍人卻是被震得向后連連倒退,“撲通”一聲,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

    玄空袍猛受一擊,將紫騰也震得魔魂力一滯,立馬就現出身形。

    那黑袍人干脆就忘了爬起來,看著紫騰身上的斗篷,雙眼金芒暴閃,盡是貪婪。

    而林若雪一時也被驚呆了,剛剛她已做好了與紫騰同死的準備,可沒想到眼前一晃,那黑袍人卻被震了回去。

    “哈哈哈哈……”

    下一刻,那黑袍人卻是大笑了起來,笑了好一陣才站起身來道:“果然是好寶貝,不過馬上就是我的了。”說著,帶著一臉狂喜之色就要向那玄空袍抓去。

    見此,紫騰的臉上沒有一絲畏懼,用憐憫的眼神看向那黑袍人,搖頭嘆道:“唉!都是貪婪惹的禍!”

    而意念卻是悄悄一動,只見那隱在暗處的赤焰煉魂蟻不帶一絲聲響地急射了出去,轉眼間就沒入了那黑袍人的體內。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