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帝落花 > 第九十六章 位分
    元寶知道自己這個主子也不過是抱怨一句,若是自己問他發生了什么,他定然也是不會同自己說的,自幼自己便知道這個主子同旁人不一樣,心中是個有城府和章程的。

    百里瞑說完那句話以后果然不再繼續說這個話題了,神色帶著些許厭惡的看了一眼床榻,開口說道;“吩咐人把這床給朕燒了。”

    元寶乖覺的低頭應了聲是,正巧錯過了百里瞑眼中漆黑的情緒,他靠坐在一旁的軟榻上,閉上眼睛以后仍舊是花姬各式各樣的姿態模樣,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底的侵占欲已然被很好的收斂了起來。

    花姬在家中似乎有所感應一般的打了個哆嗦,她倒是沒想到百里瞑那里去,昨個兒夜里花歌瞧見花姬的臉以后大鬧了一通,夜里便睡在了花姬屋中,此時花姬起來洗漱,想來是那孩子醒來以后未曾瞧見自己,所以惦念了。

    想到這里,花姬三步并作兩步的趕回了屋子里,正巧看到璐瑤叮囑著花歌起榻的規矩,瞧著花歌不自覺的露出一張苦兮兮的小臉,花姬唇角的笑意也同樣是不自覺的上揚了幾分。

    用過早膳以后,璐瑤一板一眼的教導著兩位主子宮中的規矩,今兒正巧講到了等級制度,這些東西花姬前世已然熟爛于心了,可花歌卻是第一次聽說,宮中竟還帶著這般森嚴的規矩。

    太后、皇帝和皇后是沒有品級的,位高權重,有藐視一些權力的資格。皇帝的姑母大長公主也同樣擁有這樣的權利,花姬聽到這里的時候,神色晦暗了一瞬,心中不由得冷冷的嗤笑了一聲,如若當真是這樣的話,前世的自己也不會淪落到那般地步。

    接下來便是皇貴妃,位同副后,同樣超脫品級,一般有皇后在世的時候是不會設立皇貴妃的,除非說皇后出了大錯才會設立皇貴妃來掌管六宮事宜。而皇帝的姊妹,也就是長公主便和皇貴妃的品級近似。

    正一品的貴淑德賢四妃同皇帝的女兒公主權柄相同,接下來是正二品的昭儀和正三品的婕妤,三品以上便可以自稱本宮,對著皇帝可自稱臣妾,而皇太子的女兒封郡主,位屬從一品,比四妃和公主品級稍低,皇子及親王女封縣主,位屬正三品。

    正四品便是花姬如今的位分貴嬪,許是在旁人看來位分已然足夠高了,可花姬知道這位分給的格外的不恰當,便是當初馮容想要給自己的淑妃都偏低了些,小皇帝一鬧便更是讓人見了笑話。

    正五品的嬪位如今宮中已然有兩位了,夏嬪夏憐和婉嬪馮璐,其中婉嬪有封號,位分相當于比夏憐高一些,比自己又略低一些,相當于從四品,正六品的貴人昨日里見過一位文貴人文鳶兒,除此之外還有三位貴人在宮中。

    璐瑤說到這里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花姬一眼,花姬搖了搖頭,示意她不必同花歌說起這些人,她自己心中多少知道宮里的人都有誰,說與不說意義不大,而花歌不必去困擾這些事兒。

    璐瑤頓了頓以后便接著說了起來,郡王的女兒封為鄉主,位屬正五品,而嬪位以上的便可以自稱本嬪,對著皇帝可自稱嬪妾。

    正七品的美人昨日里也見過一位安美人安如意,長得十分艷麗,然骨子里卻帶著一股子小家子氣,與她同批入宮的美人也有幾位,唯獨她比較得百里瞑的偏愛。

    宗室之女通常被封為亭主,位屬正七品,而貴人和美人可自稱本小主,對著皇帝可自稱妾身。余下的正八品采女和正九品官女子在宮中便同奴婢差不了多少,對著皇帝還要自稱奴婢。

    這些事情花姬已然知曉的很清楚了,倒是花歌一副受益匪淺的模樣,然后偏頭看著花姬,眼中的光芒似乎猶如實質一般讓花姬想要忽略都難,花姬忍不住笑了笑,輕聲說道:“時辰不早了,一會兒初云先生便要來了,你先去整理一番休息一會兒吧。”

    花歌的注意力瞬間就被移開了,花姬也知道比起這些繁瑣的宮規,花歌更喜歡張初云教導的武功和內力,她雖然知道的不是很真切,卻也聽張初云感慨過花歌的習武天分委實是讓人驚嘆。

    每當聽旁人夸起花歌,花姬都比自己聽到夸獎還要開心,想來是因為慕容家世代習武,所以多少有些底子,自己沒這個天分,可小九卻是很幸運的繼承了母親的天分。

    張初云聽花姬這般推測的時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未曾多說什么,只是隨口嗯了一聲,她許是不知道很多時候天分并不是最重要的東西,花歌自從習武以后,幾乎沒有一日睡得超過了一個時辰,也就昨日同花姬一起睡的時候能安穩一些,不然每日里像是不要命一般沉浸于內力之中,閑來無事的時候便會打坐。

    這些事情花歌自然不會讓花姬直到,花姬只是感嘆了一句花歌勤奮,在去鎮國公府的馬車上還抽空打坐片刻,自己便沒有這樣的毅力。

    花歌是習武的奇才不錯,可短短半年不到的光景便能摸到天機法的第三層入門,已經不足以用奇才兩個字才形容了。

    花歌整理的有幾分不耐煩了,同花姬說了一句便蹦蹦跳跳的扯著君陌的袖子出去找張初云了,璐瑤瞧著花歌的性子忍不住搖了搖頭,開口說道:“娘娘,臣下雖不知道您怎么打算的,可恕臣下直言,九小姐的性子委實不適合皇宮。”

    璐瑤這些日子想了許多,她不明白為什么花姬對花歌這般好,還要讓自己教導花歌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分明是后妃才會學的東西,這兩日她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什么,花姬同花歌這般要好,日后說不定會讓九小姐也入宮陪著她一起。

    若是以前的璐瑤,知道這種姊妹入宮陪同一人的戲碼,心中嗤之以鼻不說,也不會勸道什么,可這么長時間的接觸下來,花歌是個什么性子的人,璐瑤自以為自己已經了解的很清楚了。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