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大宋俠王 > 第064章 絕處逢生
    歐陽克站在懸崖之上看著郭靖和完顏康躍下的背影,一陣氣急敗壞,就在這時,一陣破空聲傳來。

    “奴婢等來遲了,請少主恕罪!”趕來的是八個一身白衣,面帶白色輕紗的女子。

    “廢話少說,給我下去將人找到,本公子活要見人,死要見尸!”歐陽克聞聲也不回頭,冷冷的吩咐趕來的幾個女子道。

    “是!”那幾個女子聽到命令,毫不遲疑,立即領命而去。

    完顏康剛聽到郭靖的名字沒多久,二人便雙雙落入滔滔江水之中,巨大的沖擊力之下,二人雙雙暈了過去,身子順著水流漂向遠方,當他們醒來時,已經身在距離那懸崖幾十里開外的河灘上。

    “喂,醒醒,你醒醒!”完顏康醒來之后,艱難的坐起身子,扭頭四顧,發現了躺在一邊的郭靖,當即顧不得渾身濕透,春光外泄的狼狽模樣,踉蹌的走到郭靖身邊,扶起他的身子搖晃了一陣,想把他叫醒。

    被她一陣搖晃,郭靖悠悠醒轉過來,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入目所及的是完顏康胸前因濕身而透出的一片雪白,血氣方剛的少年一下子就看呆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回應完顏康。

    完顏康搖了一陣,發現郭靖沒什么動靜,當下好奇的低頭向他面上看去,立即將其表情盡收眼底,再順著其目光看到自己胸前的春光,當即“啊”的一聲,松開搖晃郭靖身子的手,護住胸前,轉過身子,羞怒道,“看什么看,小心長針眼!沒想到你也是個登徒子!”

    郭靖身子突然失去支撐的力道,立即仰面摔在了地面,吃痛之下,立即回過神來,當即有些羞赧的訕訕道,“對,對不起啊,完顏姑娘,我,我不是有意的!”他為人憨厚,不善言辭,一時之間,想不到該說什么,只能先道歉。

    完顏康聽他道歉,心里又想到他先前為自己仗義出手,與自己共同赴死的行為,心中的氣倒是一下子少了大半,但仍是冷著臉道,“醒了就趕緊起來,咱們得盡快離開這里,那歐陽克恐怕還是會追來的!”

    “哦,好!”郭靖見她還跟自己說話,心中認為她是原諒了自己先前的無禮,當即開心的應道,隨即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先前說,你叫郭靖?”兩人一起蹣跚的向前走著,完顏康忽然想到自己先前問了對方的名字,當即再次開口確認。她是知道這個名字的,因為她身上有一把匕首,上面刻著的名字就是郭靖,她當年很是好奇的問自己的母親郭靖是誰,母親只是笑笑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說是將來長大了就知道了。

    “是啊!”郭靖聞言,點頭回答道。

    “你是哪里人?來汴京有事嗎?”因為自己身上那把匕首的原因,完顏康對這叫郭靖的少年很是好奇,便開口問了他的來歷。

    “聽我娘說,我祖上是江南人,不過我自小生長在大漠,沒去過江南,至于來汴京,只是路過,我是奉了幾位師父的命,前往江南嘉興的!”郭靖是個憨厚的老實人,他如今把完顏康當朋友,對于朋友,他自然如實相告。

    “去嘉興?你去那干甚么?”完顏康聽到他提起嘉興,心中不由一動,因為她這次跟隨師父下山,也是要到江南嘉興去的,說是要她跟什么人比武,她也問過師父,為什么要跟人比武,師父也沒回答,只說到了就知道了。

    “哦,我聽幾位師父說他們和人約定好了,讓各自的徒弟在嘉興的一家酒樓里比武,具體的他們也沒說!”郭靖見她好奇,當即也不作隱瞞的說道。

    “啊?”完顏康聽他這么說,心中不由一驚,心想,不會這么巧,要跟自己比武的家伙就是眼前這個叫郭靖的少年吧?

    “怎么了?”郭靖見她突然如此表情,心中一陣疑惑,當即開口問道。

    “沒,沒什么,你知不知道要跟你比武的是誰?”完顏康壓下心中的波瀾,又不著痕跡的問道。

    “不知道,我問了幾位師父,他們沒有回答,只是說到了地方,見了面就知道了!”郭靖聞言,撓了撓頭,一臉無奈的回答。

    完顏康聞言,嘴角一撇,這些老家伙,行事都是如此神神秘秘的,自己問師父他不回答,這少年問他的師父,他們也不回答,真真可惡得緊!

    “那你身上是不是有一把匕首,上面刻了一個人的名字呀?”完顏康聽完郭靖的話,心中已經基本確定要跟她比武的就是眼前這個少年,為了進一步確認,她又開口問道。

    “咦?你怎么知道?”郭靖聽她這話,心中好奇的問出同時,伸手入懷,掏出了一把匕首。

    完顏康見他果然拿出一把匕首,立即伸手將那把匕首拿到手中,仔細端詳了一番,心想果然和我的一樣,待翻轉過來看到上面刻著的名字,心中不由的又是疑竇叢生,“楊康?這楊康又是誰?”

    “哈哈,康兒郡主,你倒是讓本公子好找啊,嘿嘿,我看你這次往哪里逃!”就在完顏康心中疑惑,想向郭靖問個清楚的時候,突然一陣破空聲傳來,歐陽克猖狂的聲音響了其來。

    完顏康和郭靖聽到歐陽克的聲音,都是面色一變,立即背靠背的站著,作出防御的姿態,待看到歐陽克所在方向和他身后跟著的八個女子時,完顏康不禁面上一白,心中一陣氣苦,心想果然還是被這淫賊找到了,上天難道真的要我完顏康今日就死在這里不成?

    “哼,淫賊,我今日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不會讓你傷害完顏姑娘的!”郭靖不待完顏康動作,率先將她護在身后,冷哼的對歐陽克道。

    “哼,小畜生,敢壞本公子的好事,簡直是找死,你既然想死,本公子就成全你,你們一起上,先把這小子跟我殺了!”完顏康見這討厭的小子又跳了出來,當心中惱怒的同時,也對其動了殺機,當即命令身后眾女道。

    “是,少主!”完顏康身后眾女聞言,應命之后,紛紛縱身向郭靖撲去!

    “我跟你們拼了……呃?”郭靖見眾女撲來,怡然不懼的就要上前跟她們拼命,只是剛要動身,只看見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幾個女子紛紛口吐鮮血,倒飛了回去,心中驚訝著此時情景,整個人不禁呆立當場。

    完顏康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那些狼狽的女子,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歐陽克見自己的八個屬下轉眼間被人打得吐血倒飛而回,不由心中一驚,他知道這不可能是對面完顏康和那小子的手尾,他們的實力自己先前已經知道,出手之人必定另有其人,而且此人功力絕對不再自己之下,甚至可能猶有過之!

    有此想法,歐陽克當即對著虛空一禮道,“不知是哪位朋友在此?在下西域白陀山歐陽克這廂有禮了!”他弄不清對方的虛實,也不好開口得罪,只是亮出自己的身份,希望能憑借自己的身份將對方嚇走!

    “西域白陀山?西毒歐陽鋒是你什么人?”聽了歐陽克的話,虛空中傳來一道異于常人的嘶啞聲音,分不清是男是女,顯然這人是變了聲的。

    “呵呵,西毒正是在下的叔父,還請閣下看在在下叔父的面上,不要插手此事!”歐陽克聽到這聲音,呵呵一笑,以為對方是怕了自己叔父的名頭,當即自得的道。

    “哼,想不到西毒歐陽鋒名震武林,他的晚輩卻是個如此不堪的東西!”那道聲音聽了歐陽克的話,冷哼的道。

    “你!不知閣下何方高人,歐陽克不才,倒要好好討教一番!”歐陽克聽到這話,心中大怒,還從來沒有人敢這么罵他,一時間怒從心頭起,立即不管不顧的邀戰那人。

    “嘻嘻,看樣子,你是不服氣嘍?”這時,從不遠處的大樹上躍下了一道身影來,待其立定身形,歐陽克抬眼看去,只見其一身鵝黃衣裙,身形苗條,顯然是一位年輕的女子,只是其面上帶著一個玉制面具,一時間看不清陣容。

    “呵呵,原來是位姑娘,在下歐陽克,敢問姑娘芳名?”歐陽克沒想到來人居然是一位年輕女子,心中的戒備之心不由的放松不少,當即笑呵呵的打招呼道。

    “本姑娘‘玉面修羅’是也,你待怎地?”那出現在場中的女子聞言,淡淡的說道。

    “什么?‘玉面修羅’?”在場眾人聽到這個名號,除了郭靖之外,其余人都嚇了一跳,紛紛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那女子看到場上眾人的反應,不禁嘴角帶笑,心想,“嘻嘻,沒想到哥哥如今這般厲害了,報出他的名頭居然就把這些人給嚇成了這樣,真好玩兒!”

    “呵呵,姑娘說笑了,‘玉面修羅’惡貫滿盈,殺人如麻,又豈能是一位女子!”歐陽克一驚過后,立即意識到自己有些反應過度了,當即有些尷尬的呵呵一笑說道。

    “放屁,你才惡貫滿盈!”那女子聽到歐陽克說‘玉面修羅’的壞話,當即大怒的斥道。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