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筆趣閣 > 散文詩詞 > 一絲成神 > 第八百章 混沌珠
    這些寶物中,不乏各種靈寶與天地靈藥,就連十萬年以上的仙草都有許多——這是靈木族的中軍所在,先不說從綠蘿洲直接帶過來的大量軍備資源,單單是入侵到藍水洲之后所搜刮的“民脂民膏”,便是一筆巨額財富,尤其是屠滅一些宗門后的所得,盡管被半路克扣掉了一部分,但仍有大量的天材地寶作為戰利品被層層上交,集中到了宓澤谷中!

    如此一來,也便相當于間接為陳墨做了苦力,大量資源與寶物聚攏在一起,被陳墨來了個“一鍋端”!

    雖然這些寶物經過了層層克扣,但相對于陳墨以往剿滅的靈木族分支大軍的所得,還是豐富了太多太多——這便相當于百川歸海,即使半路上有些水滲透到河床底下,但還是有大量的水匯聚到大海里。

    不過,對于這些靈石靈草為“主力”的財物,陳墨卻是并不怎么看重,且不說他如今家大業大,單是以他如今的能力,想要得到這些東西根本不需要費太大的力氣。

    而且,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天大地大哄孩子開心最大”的原則,陳墨將這些靈寶靈藥都堆在一起,讓這幾個管他叫爸爸的小家伙們隨便挑選。

    待他們挑選完了之后,陳墨便會將這些財物分發給幾個神獸軍團,讓它們各取所需,用來提高實力。

    只不過,對于從牧雄那里繳獲來的一些東西,陳墨在小水他們挑選完之后,便會收起來,那些都是一些極為珍稀的寶貝,即使現在沒有被他們選中,說不定以后也有大用。

    “萬年年份的忘塵度厄草和青璃赤火玉芝,十萬年的烈炎玉髓和金陽回天果,還有這個隱靈鼎,這幾樣都是最適合火訣提升的,你們都別和我搶哦!”小火從中挑選了幾種東西,通紅的小臉上洋溢著笑意。

    “嗯,我選青璃碧落果、太清回春藤、滌塵紫玉竹……哦,這根用靈木族自身的藤條煉制的打神鞭也還不錯……”別看小木平時話少,但此時卻是滔滔不絕,當然,他是一邊拿一邊說的,由此可見他選的東西也是不少。

    不過話又說回來,對于從靈木族繳獲來的東西,倒是絕大多數都適合小木,只不過能入他的法眼的,卻是只占了一小部分。

    而由于基數太過龐大,盡管他只選擇了不足百分之一,但很快也選了不小的一堆。

    “也有幾樣稱我的意的,我選藍田玉露、寒香龍涎花、九曲瓊漿果……”與此同時,小水也認真地挑選著東西,生怕錯過任何一樣有用的天材地寶。

    “小土,你怎么了?怎么不過去挑啊?”陳墨疑惑地問道。

    就在小水他們都在忙著挑選自己心愛之物時,小土卻是靜靜地站在一旁,眼神直勾勾地盯著那座“寶山”的一角,只不過,他的眼神卻并不是呆滯,而是激動與狂喜的光芒!

    那個角落放著的,恰恰是從牧雄那里“搜刮”來的各種寶物。

    “小土,小土?”一連喊了好幾聲,小土都沒有反應,直到陳墨輕輕拍了拍他的小腦袋,他這才回過神來。

    “啊?爸爸,我……我能要那顆珠子嗎?它對我很重要。”小土試探著問道。

    生怕陳墨舍不得給它,它還刻意又說了一句。

    “我不是說過嗎?這里面的東西你們可以隨便選,無論是普通兵將的,還是統領或者首領的,全都沒有任何限制,看上什么你盡管拿就是了。”陳墨笑著說道。

    一邊說著,陳墨一邊看向小土所指的那顆土黃色的珠子——它看起來并不怎么起眼,如同一個小孩子們經常打彈弓用的泥丸,只不過體積要大了一些,差不多和雞蛋一般大小。

    不過,這顆從牧雄身上搜出來的珠子,陳墨并不認為會是什么普通的泥丸,所以,他在剛剛得到的時候便進行了查探。

    查探的結果讓他大吃一驚:這竟然是一顆與滄海珠相類似的珠子,外表看上去雖然普通,但其中蘊含的土元素之純粹、磅礴,讓他都不由得驚嘆!

    “可是爸爸,這顆珠子太珍貴了,這是混沌珠,是土系的至寶!”小土的雙眼一眨不眨,極為專注地看著陳墨的眼睛說道。

    “我知道。”陳墨繼續微笑著說道。

    “那……”小土欲言又止。

    “你想要什么,盡管隨便挑選就是。最好的東西不給你們給誰?”陳墨屈指輕輕彈了一下小土的腦門,有些嗔怪地說道。

    這個小家伙的“年齡”最小,不像小水他們那樣鬼精靈,單是小土看中混沌珠而不好意思要,而那幾個小家伙則如同餓虎撲食般盡情地挑選,恨不能把有用的東西全部收入囊中,這其中的差別顯而易見。

    “太棒了!謝謝爸爸!”歡呼了一聲,小土立刻撲到那顆珠子跟前,用兩只小手將其小心地捧了起來。

    小土,這個心念一動便能令土石起伏、山川崩塌的土元素精靈,此時卻是再沒有了那份豪邁與激蕩,而是極輕、極柔、極小心地捧著那顆混沌珠,雙眼中盡是欣喜之色。

    “別只抱著這一顆珠子,這里面應該有不少土系寶物,你再去好好挑一挑。”陳墨微笑著說道。

    “嗯嗯,我這就去!”小土小心翼翼地將混沌珠放好,然后便和小水他們一起,在堆積如山的寶貝堆里找了起來……

    “不行不行,這不公平,說是讓我們隨意挑選,可是爸爸弄來的這些東西根本就是偏心的,里面就沒有幾樣是適合我的!”找了一會兒后,小火突然撅著小嘴兒說道,滿臉不高興的樣子。

    聞言,陳墨不由得一愣,但隨即便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相對于小火,小水、小木和小土找到的好東西都要多上不少,即使是因為混沌珠耽誤了許多時間的小土,也是“后來者居上”,已經挑選出了一小堆不錯的天材地寶。

    而靈木族本身就畏火,在小火看來是寶貝的東西,靈木族卻是視為洪荒猛獸,所以,小火能找到幾樣稱心的東西,已經是極為不易了。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