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古怪
    这一刻,青纱竟分明用一种面对雄山峻岭一般,不可撼动的感觉。而随着风辰执剑下劈,剑虽未?#21073;?#20294;那种迎面而来的锐利锋芒,却如有实质,摧枯拉朽。

    青纱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目光都仿佛被劈开了一般,有一种世界在眼前一分为二的不真实感和扭曲?#23567;?br />
    “刚入门就这么厉害?”青纱吓了一大跳。

    不过,就实力来说,她还?#23545;?#22914;今的风辰之上,一身魅灵九转魔功,变幻莫测,威力超凡。当下一声轻笑,?#31181;?#24425;带如同活过来一般,一圈圈缠绕到了风辰剑势的来路上。

    彩带缠绕的不是剑,是空间。

    克制的也不是锋利,是剑势!

    一时间,风辰只感觉自己的这招迎风斩,就宛若斩进了泥潭一般,力道在寸寸消散。

    仔细感受着这种力量,风辰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对于剑招的理解,顿时比之前清晰了许多,也深刻了许多。

    脑海中的记忆碎片虽然带来很多经验感悟,但终究要真正动手,才更深刻。

    “迎风!原来如此。此招的重点,在一个迎字。?#35789;?#21518;发?#35828;校?#30772;解反击的招术。青纱用彩带插眼,我竖剑格挡之后,顺势反击没错,但那一招她只是玩笑,却少了几分威势杀气……”

    “而迎风斩,?#35789;?#23545;手?#35789;?#36234;猛,反击才越厉。我先出招之后再被她层层缠绕,以柔克刚,反击的势头立刻就缓了下来,后力不继……嗯,必须再添变化……”

    风辰当下右手一翻,?#31181;?#21073;诀在空中迅速画出一个繁复符号,黑色小剑陡然?#21644;罰?#20914;天而起。在脱出了青纱彩带的控制区域之后,旋转起来。

    御风九式之【龙卷裂】!

    ?#28909;徊荒?#20197;锐破之,那就借力打力,借风成势!

    一道黑色的龙卷风,陡然在空中成型。而这道狂暴的飓风,赫然还借助了彩带缠绕的力量,以至于龙卷风刚刚成型,青?#35789;种?#30340;彩带就已经被扯得绵软无力,七零八落。

    你克制我的势,我就借你的势!

    “可恶!”青纱一咬嘴唇。

    明明风辰只是人境中阶,按理来说,任?#25105;?#31181;武技到了他的手里,都不可能?#23472;?#24049;造成太大的威胁。可只是交?#33267;?#25307;,她就感觉风辰的剑,给自己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御风剑法果真如此厉害?

    青纱才不信邪,忿忿地一抖彩带,一道黑色的灵气蔓延到彩带上,将其陡然绷直,化作一杆大枪,猛地抽了过去。。

    两人就你来我往,打了个热火朝天。

    数十招之后,风辰已经借着青纱的陪练,将御风剑法一招招反?#35789;?#23637;,并仔细琢磨了一番。

    “御风剑法果然精妙,难怪在真实的历史上有那么大的名声,”风辰心道,“而且,我现在掌握的还不是完全版本。真正的版本,?#35789;?#35201;找到一本名?#23567;?#29572;雷功》的秘籍……”

    其实,这?#31455;?#27861;的很多东西,都早在记忆碎片里。但按照天道大陆的规则,除非得到秘籍,形成对命?#35828;?#35302;发,否则,这些东西都没用。

    就像你有无数如何将发动机控制在极限和被毁边缘,如何出弯入弯,如何超车,乃至应对雨雪等各种天气的赛车经验,但前提条件是你?#27809;?#24320;车,并且得有一?#22659;?#25165;行。

    当然,对于风辰来说,有一点是别人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知道该找什么,而且知道怎么去找。

    虽?#33618;?#24182;不容易。

    心下盘算着,风辰信手?#37096;?#38738;纱的攻击,身?#25105;?#36716;,灵台运转间,猛地一拳击出。

    而与此同时,鬼童已然飞掠到风辰肩头位置,就如同一道无声无息的风,融入拳势之中,随着这一拳的击出而向前飞射,炸开空气,化作一道黑光,直?#35760;?#32433;面门。

    御风九式之【破风刺】!

    这一剑快逾流星,锋芒?#19979;丁?#21628;啸的风声中,鬼童便如同鬼魅一般,自层层阻截的彩带之间穿过,霎那间就已经到了青纱面前。

    “哎?#21073; ?#38738;纱一声惊叫,闭上了眼睛,“你来真的?!”

    一道风声,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一缕清风轻轻吹起了青纱额头上的发丝。她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那把黑色小剑正?#20219;?#22320;停在距离自己额头一尺的地方。而在小剑的后面,破碎的彩带宛若纷飞的蝴蝶。

    鬼童极为锋利。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交锋,青纱随意用的这条彩带,早就不堪重负。

    “你果然跟我玩真的!”青纱咬着嘴?#21073;?#22996;屈地看着风辰道。

    “我这不收?#33267;?#20040;?”风辰没好气地道,“你明明可以闪开,自己也挡得住……”

    “可是我不想挡。”青纱哼了一声,“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坏了良心。”

    “作!”风辰被这女人气得额头青筋暴跳,不假思索地伸手拉她转身,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动作连贯,十分熟练。

    一拍之后,风辰才回过神来,脸上却面不改色:“去给我准备洗澡水。”

    “是,少爷。”青纱挨了这一下,?#35789;?#31070;采飞扬。

    她?#36710;昂?#32418;的,?#21152;?#38388;荡漾着一丝喜气,乖乖巧巧地答应了,转身向偏房走去。走了两?#21073;?#22905;回头过来,喜滋滋地抿嘴笑道:“少爷你回来这么些天,才是第一?#26410;?#25105;呢。”

    风辰一阵头大,?#33618;头?#22320;挥挥手。

    吃不消啊。虽然知道这是青纱修炼魅灵九转魔功的原因,但与其说是青?#35789;?#21512;这套功法,倒不如说这魔功就是为她而生的。有这么个祸水级的狐狸精在身边,天底下没几个男?#19997;?#24471;住。

    青纱进了偏房,为风辰倒水。似乎想起了什么,隔着墙壁叫道:“对了,少爷,你那把剑有古怪。”

    而院?#27704;錚?#39118;辰……不,夏北却正不知不觉地用一种回味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手。

    原?#35789;?#36825;种滋味。

    紧致圆润,弹性十足啊。

    听到青纱的声音,风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

    就在青纱一边倒水,一边斜着身子探头看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一?#36710;?#28982;,点点头嗯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旋即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31181;?#30340;?#25506;?#19978;。

    自从昨天从风家的秘密宝库里得到这把鬼童之后,风辰就知道,鬼童和一般的灵剑有所不同。

    “通识序列的秘器,通常都会是在祭炼或蕴养之后,才会因通识效果而和主人灵智相通。简单的说,通识序列的灵剑要比一般的灵剑聪明一些。不过,这种比喻其实并不贴?#23567;?br />
    “因为一般的灵剑,即便是经过蕴养之后,?#24425;?#27809;有灵智的。它们只是一种武器,靠着蕴养时剑主的气血融合以及神魂烙印而产生联系,一举一动都完全由剑主控制。”

    “而通识序列的灵剑,之所以被列为秘器,是因为它们本身是?#34892;?#35768;灵智的。不需要长期的蕴养,就能够达到心意相通的效果。而在蕴养之后,施展起来更加如意……”

    风辰在心头暗自想着,?#31181;复?#39740;童的剑身上抹过。黑色的?#25506;?#36731;轻颤抖着,散发着一种兴奋而欢愉的情绪。

    风辰一边体会着和鬼童的感应,一边继续思考着:“不过,通识序列的秘器通常都只跟主人有联系,很少见到能跟其他武器产生共鸣的情况。而鬼童却能和大觉枪产生共鸣,更奇怪的是……”

    风辰向青纱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道:“刚才我在和青纱对练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鬼童的灵智之高,还?#23545;?#36229;出了一般的通识序列秘器。我施展的很多招?#21073;?#37117;有一种主动配合的感觉!”

    “?#32469;?#26159;刚才那一招破风刺。这一招的重点,在于一个破字。洞察万物,寻其弱点漏洞,甚至没?#26032;?#27934;,也能无中生有,并以最精妙的路线和最精确的落点将其击破。”

    “这对剑主自身的洞察里要求非常高。”

    “而在施展这一招的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动用了大觉神功,以星图演算的觉察之力作为辅助。?#31508;保?#22823;觉枪微有反应。”

    “而奇妙的是,鬼童在这一刻如有灵犀。几乎不用我动念,它就已然选择了最精确的一条路线,刺穿了青纱的层层防御,从彩带之间几不可察的缝隙中穿了过去……”

    “这一点,并非是我的错觉。就连青纱也感应到了。要知道,她的魅灵九转魔功,如今已经过了第三转,魅灵附着于彩带之上,感应极为敏锐。”

    想到这里的时候,风辰对?#31181;卸探?#30340;兴趣,愈发地浓厚起来。

    而就在这一刻,他居然从?#25506;?#20013;,感受到了一丝得意的情绪,似乎自己心头所想,被鬼童感知一般。

    “有意思!”风辰运转灵台,催动大觉神功。

    一声龙吟之后,大觉枪已经浮现在?#31181;小?br />
    而几乎是在大觉枪出现的一瞬间,?#31181;?#30340;鬼童已经爆发出一种强烈的欢愉和兴奋的意念,悬浮起来,绕着大觉枪?#27426;?#32763;飞。

    而风辰分明感受?#21073;?#22823;觉枪也传来了相同的情绪。虽然意念显得稳重了许多,但那种亲切的感觉,却确凿无疑。

    “大觉枪,鬼童剑……大觉枪法,御风剑法……”

    “两者之间的感应……”

    一个念头如同一道闪光,从风辰脑海中一闪而逝。他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但一时半会儿,却怎么也捕捉不到。

    倒是鬼童欢愉地绕着大觉枪一阵乱飞,不?#34987;?#36731;轻碰上一碰的模样,看得风辰哑然失笑。这种感觉,就像一只活跃跳脱的小猎犬,跟一匹雄健而沉稳的骏马嬉戏一样。

    便在这时,偏房传来了青纱的声音。

    “少爷,可以洗澡了。”

    “快来帮帮我,?#36335;?#37117;湿透了。”

    。

    。

    。

    。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address id="hndhf"></address>
<var id="hndhf"></var>
<cite id="hndhf"></cite>
<progress id="hndhf"></progress>
<th id="hndhf"><del id="hndhf"><ruby id="hndhf"></ruby></del></th><var id="hndhf"><video id="hndhf"><th id="hndhf"></th></video></var><progress id="hndhf"><del id="hndhf"><th id="hndhf"></th></del></progress>
<var id="hndhf"><del id="hndhf"><noframes id="hndhf">
<span id="hndhf"><ins id="hndhf"><video id="hndhf"></video></ins></span><address id="hndhf"><ruby id="hndhf"><dl id="hndhf"></dl></ruby></address>